二十六心意(1/2)

加入书签

  银杏么?就是历史可以追溯到345亿年前,和恐龙同时代,还熬过第四纪冰川冰川期的那个幸运者?可就算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树种之一,就算是见识过第四纪冰川的残酷,可没有人呵护的话,依然会在如今这个世界里活得很艰难吧?

  乔一诺脸上泪痕交错,却瞪大眼睛气势十足地说道:“总之,我会对你负责的!”

  “拜托,别说的好像早晨酒店外对小女生的誓言一样好吗?你把你自己负责好就行了!”江水源生怕她又给自己惹出什么因果来,“没事早点回学校吧,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在外面乱跑,让乔老爷子知道会担心的。考试周快到了吧?”

  乔一诺在座位上烦躁地扭了扭:“考试周还早呢!我已经十八了,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能够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,能不能麻烦你别跟老头子一样念叨?”

  “知道自己已经十八、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就好。咱们就事论事,别老想着趁人之危恩将仇报,千方百计占我便宜!说实话,我喜欢跟我年纪差不多的,不喜欢姐弟恋。”为了挤兑走乔一诺,江水源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。

  乔一诺羞得满脸通红,啐了江水源一口:“小小年纪,脑袋里天天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  江水源装作无辜:“你刚才不是说要对我负责么?”

  好说歹说,总算把乔一诺送走了。江水源还没来及松口气,隔天乔一诺就带着她家老爷子乔知之和她老爸乔方中找上门来。

  别看乔知之乔老先生高高瘦瘦,整天板着一张棺材脸,看谁都是苦大仇深的模样,他儿子乔方中却是个丰神俊朗、非常有魅力的中年男子,见面便冲上来热情地抓住江水源的手:“啊呀,你就是江水源同学吧?小伙子长得真不错,就跟叔叔当年一样。季叔跟我说了好些次,说要给我们家一诺介绍给你,对于这种事我向来是很开明的,只要你们两个没意见,我就没意见。”

  “爸!”乔一诺在后面羞恼得直跺脚。

  乔知之干瘦的脸颊抽了抽,直接过来拨开乔方中:“小江,不好意思发生了这档子事,我们也是刚知道,实在非常抱歉。你看能不能找个地方,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?”

  “乔老、乔老师,要不去我的自习室吧?那里安静。”

  乔老,自然指乔知之老先生。乔老师,则是指乔方中。本来江水源准备叫他“乔叔”的,想想又觉得不妥,总感觉好像是已经默认了和乔一诺之间关系似的,所以改口叫“乔老师”,反正他是两江师范大学国语系教授,这么叫肯定没问题。

  “行!”乔知之没有异议。

  乔方中觉得有些奇怪:什么叫“我的自习室”?大学里自习室不都是公用的么?别说尚未正式入学的本科生,就算是博士生,也没听说过有个人专用自习室的。

ag返水|HOME  三个人随着江水源一路来到数学系办公楼,在二楼顶头上数学系资料室旁边有个小房间,不大,也就二十个平方左右,估计之前是给资料室管理员休息用的,新近装修过,现在里面只有一个书架、一张书桌以及几张椅子,另外还有个很大的白板矗立在墙角里,白板上已经被信手写上不少的数学公式和推理过程。乔方中只看了一眼,就赶紧转过头去,一来是看不懂,二来是字太丑,实在太辣眼睛!

  房间应该是朝南的,初夏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照进来,可以看见灰尘在阳光里肆意飞舞。窗外有几竿竹子,不远处是人工湖。可以想见,在这里学习累了,走到窗前遥望湖水和湖对岸的烟树、人家,肯定让人心旷神怡!

  江水源适时介绍道:“这是学校给我配的专用自习室,离宿舍、食堂、教学楼、图书馆都不是很远,上学放学、有问题请教老师也比较方便。你们随便坐吧,我给你们沏杯茶。”

  乔方中这才知道为什么叫“我的自习室”,同时暗暗有些吃味:我堂堂一个大学教授,办公室也没这条件好呀!

  乔一诺此时连忙接过江

章节目录